<menuitem id="9rd9n"><font id="9rd9n"><sub id="9rd9n"></sub></font></menuitem><p id="9rd9n"></p>

    <em id="9rd9n"></em>

      <noframes id="9rd9n"><address id="9rd9n"></address><address id="9rd9n"></address>

            <address id="9rd9n"></address>

              <noframes id="9rd9n"><noframes id="9rd9n">

              <address id="9rd9n"></address>

              廣電MCN≠制播分離

              行業新聞剛剛講過2020-03-25 10:22打印

              導語: 對于電視臺來說,不一定有足夠的實力去打造一個平臺,但布局MCN或許是一條可行路徑。九組問答,幫助廣電人理清MCN的可行性和實操性。

              最近有一位媒體單位領導提出一個有趣的觀點:“現在廣電做的MCN不就是以前節目的制播分離嗎?”仔細一想,似乎確實有聯系!到底MCN與制播分離模式有什么區別?廣電等媒體單位要不要做MCN?答案如下......

              問:現在許多傳統媒體單位開始嘗試MCN建設,它和節目的制播分離模式是不是一回事呢?

              廣電不做MCN,堅持制播分離模式行不行?

              答:一位同行提出了一個相對比較獨到的見解:既然我們一直提的MCN被稱為是一種適合于多平臺輸出的優質內容生產機構,雖然它有網紅孵化、網紅打造的概念在里面,但實際上不就是廣電行業在十多年前就已經提出的制播分離、統一節目內容對外銷售的節目生產模式嗎?

              這個觀點的確有一定的道理,但并不是說我們繼續做制播分離就能替代MCN。

              首先我們一起來看看MCN與廣電制播分離體制的共同點。

              第一,他們都同樣不再考慮內容輸出平臺的唯一性;

              第二,他們都更加關注于輸出的內容本身是否足夠優秀,是否擁有一定的市場認可度;

              第三,他們都更加注重突破原先在節目生產的地域限制;

              第四,他們將更加關注內容的商業價值,而強于過去的宣傳價值;

              第五,在節目主持人的偶像化包裝上,和網紅打造的理念是一致的。

              所以從這五點來看,兩者的共性非常明顯,當然我們前面提到制播分離并不能完全替代我們現在所做的MCN,他們兩者還是存在著三個根本性的區別點。

              第一,MCN已經根本上放棄了傳統電視平臺,完全投身于互聯網平臺;

              第二,MCN更加注重資本驅動,所以它相對于傳統的節目生產,投資周期會拉得更長,換句話說,它更加能容忍短時間的節目虧損;

              第三,MCN會對流量采購進行投入,會更加市場化的去運作自己的內容資源。

              問:主持人和網紅的打造方式可以通用嗎?

              答:從具體的實踐手法上來說,許多基本操作層面上的手段,的確是可以通用的。

              就拿主持人和網紅的打造來說,他們最根本的區別在于廣電是通過體制化的架構來解決主持人以及自己節目持續輸出的保障問題。也就是說,廣電之所以不擔心主持人出走或者節目后續沒人做,是因為它建立了一個龐大的體系來維持。

              MCN機構是通過商業模式和資本驅動來維持自己的網紅模式以及持續的優質節目輸出。所以從個案上來說,網紅出走、團隊辭職都會對MCN機構產生負面影響,但是它的商業模式可以確保它迅速地重新扶植起一個新的網紅和新的團隊。

                問:廣電可以借鑒制播分離的方法來做MCN嗎?

              答:因為兩者之間的相似點,許多基本的手法和我們已經取得的一些實踐成果和經驗都是可以搬過來使用的。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當前我們以廣電為主體的融媒體機構,如果要學習進行MCN化,實際上是擁有充足的經驗和底氣的。

              問:從主持人培養成網紅主播后,與廣電臺如何分成呢?有成熟的簽約模式嗎?

              答:對于主持人培養成網紅主播后的擔心,是許多現實機構都會考慮的問題。這就談到我們所提出的MCN對當前融媒體中心實踐的挑戰。總結為五點:

              第一,內容輸出平臺的選擇不再是電視臺,該如何平衡與廣播電視平臺之間的關系;

              第二,如何盡快地學習并適應新型互聯網平臺的規則和玩法;

              第三,如何解決體制下對于市場資本驅動的替代,即從哪里去尋找資金扶持;

              第四,如何正確做出市場預期的評估,以確保投資回報的高效;

              第五,如何改革內部團隊體制,給予在團隊中有貢獻的人應得的回報。關于所提到的主持人培養成功后如何簽約的問題,實際上包含在第五點中。

              以上五點皆為個人觀點,其實市場上不太可能存在著一用就靈的方法,它需要我們根據各個機構的實際情況和改革進展的步驟,逐步去推動、去嘗試。總體而言,我認為融媒體中心和自己培養的網紅之間的簽約模式,應該在原先的體制內的績效考核合同與市場化的分紅商業合同之間,找一個比較合適的平衡點。

                問:廣電化的MCN內容可以投放到哪些平臺?

              答:所謂的廣電化的MCN內容,這個概念存在問題,準確來講,MCN的內容就是去廣電化的。

              所以從這個角度,我們從實踐中應該更加佩服湖南廣電娛樂頻道所做出的決定,因為他們實際上會在一定的程度上被視為廣電團隊內的“叛徒”。

                問:廣電打造MCN的時候內容輸出上有什么注意點嗎?和傳統節目創意有什么區別?

              答:與上一個問題相結合,我們再來看MCN內容,它從根本概念上是一個持續批量化、流程化的生產市場所歡迎的內容。這句話實際上告訴我們,并不是有這么一個團隊,生產出一批網民和用戶喜歡看的內容,就能被稱為MCN了。

              最重要的評判標準是其背后的管理團隊,首先是否有一個更高的市場判斷能力。通過這種判斷力,拉來足夠的投資資本,這種資本是足以支撐很多MCN機構中間不斷地更換網紅、更換團隊的。然后是他們有沒有找到一種成功的、商業化的、可以批量復制成功作品的方式。所以所謂MCN內容生產它的重點并不是在于內容本身的創意,而是在于生產這些內容的背景和模式。

              關于現有的廣電內容,我所理解的應該是指我們在當前的輿論管理和政策宣傳環境下,還需要保留的一些主體宣傳功能,這個當然是會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繼續存在,它和我們今天探討的市場化的媒體傳播發展思路,實際上在兩個體系下并不會有絕對的沖突。

                問:廣電應該投入多大力量做MCN?一般多久能從中獲取回報?廣電原先的內容生產是不是要繼續維持?

              答:作為個人觀點,我認為現在MCN對于廣電來說不是一個選擇題,而是一個問答題:你做還是不做?而不是花多少力量去做。

              廣電在當前這個時代,所不能適應社會發展的是自身的傳播平臺和部分已經不適合市場化的傳播方法。其實在進行媒體融合改革的進程中,在我們逐步更名為融媒體中心時,這些就應該逐步的被拋棄掉。

              所以就我個人而言,未來的融媒體中心會有兩部分人,一部分人就是新的融媒體平臺的運營者,他們去探索、研究、實踐如何用好、打造好、建設好這個全新的平臺。

              另一部人就是MCN團隊,他們就是專門用心去研究如何創意制作、生產并推廣優質的內容。因為這些內容是多頻道、多平臺推廣的,這個多平臺既包括社會上主流的有影響力的平臺,同樣也包括自身所擁有的這一平臺。

              問:MCN在未來可以持續發展這么久嗎?他們會轉型升級成別的模式嗎?

              答:其實任何一個新名詞的產生發展都是要遵循一定的規律。至少這一概念的提出,是對當下媒體傳播發展以及內容升級方面所存在的問題的一種有益的解決思路。在這些問題沒有能夠全部解決之前,它的先進性和流行程度還是可以持續存在的。

              當然我們也不能排除隨著科技的發展,社會的進步有沒有可能會出現一種超越于互聯網的、會更加集中的核心平臺的出現,那么也就真應了哲學中所講的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規律,這種變化我覺得都是與整體社會進步所關聯在一起的,其實我們根本不需要做更多的擔心。

              問:有些主播在初期階段就收益不錯,與單位分成之后達不到預期,出現了自己單玩的情況,這種問題如何解決?

              答:這就是實踐過程中,我們自身平臺體制與機制無法跟上市場玩法的一個實際表現。它不是如何解決的問題,這是陣痛的實際表現。

              具體來講,在實際中,真正導致這些主播和單位分手的原因,在分成比例上的因素一般不到三成,更多的是主播對于持續留在單位平臺上,能否有更加長遠的發展前景的擔心。

              換句話說,假如融媒體平臺敢于做出這樣的承諾,保證主播繼續留在機構中,未來三年他所取得的成就將會遠遠大于出去單干的成就,并且這些主播經過思考也相信了這種可能,那離職就不會產生。所以補充一下,眼下融媒體中心對于核心主播、自我網紅的維護工作,重點不是去改革制定新的分配體系,實際上這種體系也不會有過于樂觀的結果,重點應該是考慮我們整個機構對于下面,包括主播在內所有有能力、有創意人員的一種中長期的回饋,這是我們體制下機構的唯一優勢,也是我們可以從中挖掘潛力的重點所在。

              网上滚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