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9rd9n"><font id="9rd9n"><sub id="9rd9n"></sub></font></menuitem><p id="9rd9n"></p>

    <em id="9rd9n"></em>

      <noframes id="9rd9n"><address id="9rd9n"></address><address id="9rd9n"></address>

            <address id="9rd9n"></address>

              <noframes id="9rd9n"><noframes id="9rd9n">

              <address id="9rd9n"></address>

              廣播電視媒介市場失靈,“直播帶貨”可以解決嗎?

              行業新聞V傳媒2020-06-16 11:43打印

              近一段時間以來,國家級廣播電視媒體開始進入“直播帶貨”領域。由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頻發起的大型融媒體公益活動“搭把手、拉一把”于4月15日正式啟動,湖北30位縣(市)的縣(市)長與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主持人聯手營銷湖北優質農副產品。

              央視頻與淘寶直播進行合作,同時在北京和武漢設立直播間,湖北30縣(市)的縣(市)長以連麥形式接力參與14小時的直播活動。尼格買提、李思思、朱迅、陳偉鴻和龍洋5位總臺主持人攜手縣(市)長們參與直播帶貨,共同推介當地特色農產品。網友可通過觀看直播時按下購買鍵,湖北物美價廉的農副產品就可以送到身邊。

              這次直播長達14小時,觀看人次超過2億,共為湖北帶來超過6000萬元收入。“直播帶貨”帶來了不錯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那么,這種“直播帶貨”的方式會解決廣播電視媒介市場失靈問題嗎?

              廣播電視媒介市場失靈

              西方經濟學家認為, 市場失靈就是指市場失去效率。也就是說,當市場配置資源出現低效率或無效率時, 就出現了市場失靈。

              而對于廣播電視媒介市場來說,有學者認為,傳統的廣播電視媒體缺乏直接向受眾收費或直接從受眾身上實現利潤的機制,這種機制的缺乏被稱為廣播電視媒介的“市場失靈”。

              傳統的廣播電視產品具有公共產品非占有性和非排他性特征,大多是免費或者低成本向受眾提供,比如,電視受眾只需要支付一定的收視費,而廣播受眾并不需要付費。

              雖然市場機制不能直接對廣播電視產品進行定價,但是,廣播電視產品的生產者可以通過讓渡節目時間來換取廣告收入。生產者并沒有和消費者直接發生買賣關系,而是將受眾的收視時間出售給第三方,生產者與廣告商發生了直接的買賣關系。

              近年來,部分省市的廣電媒體在互聯網平臺上也推出了會員付費制度,用戶想要收聽或收看特定的節目內容,就需要購買會員資格。廣播電視缺乏直接向受眾收費或直接從受眾身上實現利潤的機制,借助互聯網內容付費的手段已有所改變。

              “直播帶貨”給廣播電視媒體帶來的機遇

              “直播帶貨”的興起給廣播電視媒介市場失靈問題提供了一種新的解決辦法。“直播帶貨”可以看作是傳統廣播電視媒體直播節目和購物節目的融合創新,廣播電視媒體可以通過“直播帶貨”建立起直接向受眾收費或直接從受眾身上實現利潤的機制。

              通過“直播帶貨”,廣播電視媒體可以和受眾直接溝通,并讓受眾直接產生打賞和購買的行為。這在拉近媒體和受眾之間距離的同時,可以讓媒體獲得一定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而通過分析受眾的收聽、收看、打賞、購買等行為,可以獲得更為清晰的受眾畫像,相關分析數據也可以作為傳統收聽率、收視率的補充。

              從融媒體發展角度來說,很多廣播電視媒體的直播節目都有穩定的受眾以及和受眾互動的機制,購物節目也有一定的商品渠道和潛在消費者,再加上豐富的主持人資源,廣播電視媒體具有一定的轉型基礎。

              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廣播電視媒體可以直接進入“直播帶貨”領域,無論是內容、形式、渠道還是受眾群體都存在一定的差異。雖然“直播帶貨”給廣播電視媒體帶來了機遇,但是廣播電視媒體要想進行“直播帶貨”,需要注意以下三個方面的問題。

              第一,公益帶貨流量能否轉為商業帶貨流量。近期廣播電視媒體進行“直播帶貨”的主題多為“幫助湖北”或者“愛心助農”,這種公益帶貨是媒體社會責任的體現,同時也更容易吸引流量。

              但是這種公益帶貨流量并不是可持續的,日常帶貨還是以商業帶貨為主。在商業帶貨領域已經被李佳琦、薇婭、羅永浩等“帶貨達人”占據之后,廣播電視媒體再進入這個領域是否可以獲得受眾認可,并獲得一部分市場,還需要廣播電視媒體創新形式,走出差異化、本地化路線。

              廣播電視媒體可以利用自身的資源優勢,更注重本地化特色產品。媒體不僅僅帶貨,還可以帶店以及帶文化,比如推介一些特色店鋪、活動、展覽等。要發揮媒體講故事的能力,對實體產品和文化產品進行更加豐富的介紹,而不是僅僅是“走量式”的商業帶貨。

              第二,媒體是否有可靠的電商渠道。例如,南方報業就有自己的電商平臺,直播與購買的融合度較好,可以在看直播中直達購買鏈接。而很多媒體直播與購買并不在一起,用戶需要看完直播之后再找到購買鏈接,體驗上略差一些。

              當然,自建電商平臺存在成本問題,媒體可以和行業內可靠的電商渠道進行合作,廣播電視媒體還可以嘗試把既有的電話電視購物平臺改造,讓其更加適宜現在電商的發展。

              第三,媒體如何保持“直播帶貨”穩定性。“直播帶貨”非常依靠魅力人格,培養一個帶貨主播并非易事。盡管廣播電視媒體有著豐富的主持人資源,但是如何選擇合適的主持人,以及轉型的過程都需要時間,需要廣播電視媒體拿出時間以及相關資源來進行市場培育,而不僅僅只是做幾次“公益帶貨”,需要判斷這樣的付出是否值得。一旦培養出一個帶貨主播,廣播電視媒體又有什么條件資源來留住這樣的人才,讓相關節目可以長期穩定發展,這都是需要思考的問題。

              總而言之,“直播帶貨”是解決廣播電視媒介市場失靈的一種新途徑,可以拉近廣播電視媒體和受眾之間的距離并獲得一定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但是廣播電視媒體不能盲目進入“直播帶貨”領域,需要立足本地,做有社會效益的商業帶貨規劃,并加強電商渠道合作建設和“直播帶貨”節目的穩定性。

              网上滚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