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9rd9n"><font id="9rd9n"><sub id="9rd9n"></sub></font></menuitem><p id="9rd9n"></p>

    <em id="9rd9n"></em>

      <noframes id="9rd9n"><address id="9rd9n"></address><address id="9rd9n"></address>

            <address id="9rd9n"></address>

              <noframes id="9rd9n"><noframes id="9rd9n">

              <address id="9rd9n"></address>

              媒體融合之深化體制機制改革

              行業新聞視聽廣電2020-08-12 09:17打印

              作者:胡正榮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加快推進媒體深度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中明確提出“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總要求,特別突出“要深化體制機制改革,加大全媒體人才培養力度”兩個努力方向。由此可以看出中央加速推進媒體深度融合的勇氣、毅力和決心。

              可以將體制機制改革與全媒體人才培養比喻成媒體深度融合的任督二脈,這兩處不通,則其他難順。

              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國主流媒體就一直沒有停止媒體體制機制改革:

              從20世紀70年代末期就開始了部分廣告經營嘗試;

              在80年代末期特別是90年代初期,個別媒體已經開始了事業單位管理、市場化運營的嘗試;

              在90年代中后期開始了“事業單位企業化管理”、集團化管理,部分媒體業務和鏈條開始了市場化和資本化運營等。這些都是20世紀主流媒體體制機制改革的實踐與成果,也奠定了我國主流媒體進入21世紀后的活力釋放和蓬勃發展。

              21世紀后,出版社轉制,報紙廣電成立全資傳媒集團,影視行業產業化、市場化等,都給主流媒體體制機制注入了活力,更成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推動力和轉型升級的關鍵驅動。

              20世紀90年代中期,互聯網開始在我國普遍使用,到21世紀第一個十年,互聯網,特別是基于PC端,以門戶流量為特征的WEB 1.0,對主流媒體體制機制創新又提出了新要求,主流媒體開始改革二級機構,成立網絡部,以期能夠趕上新技術要求。

              21世紀第二個十年,基于移動終端的社交媒體爆發,各種移動應用海量增長,給傳統主流媒體帶來了巨大沖擊和挑戰。

              傳統主流媒體在頂層決策機制、人財物資源配置手段與方式、外部供應鏈與價值鏈系統、內部組織架構與流程等各個方面,都暴露出了與網絡時代日益不匹配的窘態和疲態。可以說,目前的改革幾乎還是在工業時代傳統媒體框架下進行的,仍然沒有探索出網絡時代新型主流媒體的體制機制,特別是符合全媒體發展的體制框架與機制體系。

              主流媒體的體制機制改革可以分兩個層面。

              一是體制層面,主要指媒體機構的屬性、媒體結構體系以及媒體監管體系等。具體而言,改革的點可以有這些:

              首先,主流媒體的屬性界定,特別是媒體融合后的新型主流媒體的屬性如何界定。到底是公益一類還是公益二類,這有著非常明確而不同的政策邊界與監管要求,也給媒體機構提出了不同的使命、功能、職責與發展模式的規定。從媒體融合的現實看,媒體務必要增加服務功能,這樣才能夠滿足社會需求,因此,融合媒體乃至全媒體不可能只有純粹的公益服務,而不進行必要的市場運營與經濟效益的獲取。

              其次,主流媒體的結構體系,特別是新型主流媒體的結構體系,需要適時進行結構性創新與升級。我國主流媒體的結構體系基本上有兩個特征,一是層級化或稱地域化分布,即中央媒體、省級媒體、市縣媒體,報紙主要為三級分布,廣電為四級分布,每個層級沒有隸屬關系;二是部門化或稱行業化分布,即許多部委、許多行業都有自己的行業媒體機構。前者可以簡稱為橫向結構,后者可以簡稱為縱向結構,二者有時候又是相互交叉的、混合的。因此,改革難度很大。可是,媒體融合很難只做一個區域或者一個行業的媒體融合,網絡時代的信息傳播是沒有層級或地域、部門或行業的截然割裂的。因此,媒體融合應該嘗試媒體的跨區域橫向融合,或者跨行業橫向融合,或者從央媒到基層的垂直融合,同行業、同領域的垂直融合,從而真正搭建有影響力的新型全媒體綜合平臺和全媒體垂直平臺。

              第三,主流媒體的監管體系,特別是新型主流媒體的監管體系需要全新的制度設計與安排。面對媒體融合之后全新的全媒體綜合平臺或者全媒體垂直平臺,一體化監管的新型主流媒體監管體系需要破繭而出。

              二是機制層面。這個主要指主流媒體機構的內部組織設置、業務流程以及管理體系等。可以深化改革的點有這些:

              首先,內部組織設置,即由中心制、頻道制,逐步轉向項目部制或者產品事業部制。

              其次,業務流程打通。新聞業務已經基于“中央廚房”類系統打通了策采編評發流程,急需將非新聞類產品與服務的流程打通,上游與下游、網上與網下、內容與運營融合。

              第三,內部管理體系,以扁平化為基礎,以用戶為驅動,以各類服務(含政務、商務等)為面向等,配置人財物資源。

              网上滚球